欢迎访问agapp下载|平台!今天是
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在线报名

agapp下载|平台

当前位置:首页 > 优秀习作

【WW姐说】小寒 · 雪

发布时间:2018-1-8 16:09:35 / 查看次数: 次

?2018-01-04?WW姐?

小寒·雪

(协会特约作者:WW姐)

清晨,打开微信朋友圈,满屏的雪景,足不出户,也能大饱眼福;前辈老师的一篇跟节气相关的美文,让我想起明天将是二十四节气中的“小寒”。

小寒的意思是天气已经很冷,中国大部分地区小寒和大寒一般都是最冷的时期,小寒一过,就进入“出门冰上走”的三九天了。

谚语、俗语里这样说小寒的,“小寒胜大寒,常见不稀罕”“小寒节,十五天,七八天处三九天”。也有古诗描述“小寒时节,正同云暮惨,劲风朝烈”,西风猎猎,乌云密布,怎一个“寒”字了得?

宋代着名的书法家、文学家黄庭坚有写在小寒的古诗《驻舆遣人寻访后山陈德方家》,诗中写道“江雨蒙蒙作小寒,雪飘五老发毛斑”,意思是正是小寒时节,长江上冷雨一片迷茫,远处冰天雪地里的庐山五老峰,就像是五个须发斑白的老人一样。黄庭坚的“小寒”,“千里冰封”,白雪皑皑。

雪对于我们南方来说,是个稀罕物品,好几年难得一见。就是下雪,也常是夹在雨里,一忽儿就没了行迹,比彩虹、流岚还消散得快。因此南方人到了冬天,总是盼望着能下一场雪,下一场大雪!这个盼望十之八九却要落空。退而求次,能下小雪也是极不错的。



昨晚开始,天空飘起了小雪,大伙儿几近欢呼,微信朋友圈相互告知:“下雪咯------”若是古人也能发朋友圈,白居易大概会写“绿蚁新醅酒,红泥小火炉。晚来天欲雪,能饮一杯无?”他说,“我家新酿的米酒,香气扑鼻。红泥制成的烫酒用的小火炉也已准备好了。晚上即将要下雪,能否留下与我共饮一杯?”雪夜,三杯两盏淡酒,微醉微醺,而后躺在床上,神思飘举,逸兴遄(chuán)飞。

悠悠地飘了一夜,雪,越来越大,像鹅毛般从天下飘下来,像个精灵,忍不住把手伸出去,雪花飘落在掌心,冰冰凉凉。风中瑟瑟发抖的大树,因为积雪的停留,一枝一叉因为白装饰,愈发圣洁;发黄蜷缩的小草,恰似盖上了一层棉被,不再寒冷;屋顶上,马路上,行人的雨伞上,骑车人的雨披上,汽车的车顶上,都盖满了积雪,往日的雾霾,空气中的灰尘,浑浊的气味,感觉都没有了,世界变得如此洁净,心里仿佛敞亮了许多,有点小兴奋。


女儿起床后,衣裳尚未整好,急忙透过窗户,稀奇地张望白色的世界,爱提问的她,问我是否有记忆深刻的大雪。我答道:“有啊。”赶着上班上学,未及仔细讲述。现在聊聊印象深刻的三场大雪。


第一场大雪,是件红色滑雪衫,是脱下累赘的棉袄后,第一次拥有的冬季时装。快过年了,我和弟弟欢天喜地地换上各自的第一件滑雪衫,两面都能穿的那种,弟弟的是天蓝色,我的一面大红色一面玫红色。母亲带着我和弟弟坐公共汽车下乡过年,从下车的马路边走到老家,还有长长的一段路程,彼时当然都是泥路,以我当时的六七岁年纪,晴天大概要步行一个多小时。那天雪很大,母亲驮着比我小三岁的弟弟,搀着我的手。不记得自己摔了多少跤,那是平生路程最长的一次连滚带爬,总算“爬”到家。顾不得疼痛,最心疼新滑雪衫弄脏弄湿,奶奶用刷子刷掉上面的泥巴,拿到锅洞口烘烤。外面极冷,一家人在灶间关了门,准备蒸馒头,红红的火苗跳闪在父亲亲的脸上,白白的蒸汽围绕在奶奶的周身,灶膛里、锅盖里“毕剥毕剥”地响着。馒头什么味,一点印象也没有;不过,心爱的滑雪衫玫红的一面,被火钳烫了一个长长的大洞。一家人都很懊恼,我没有哭,也没有嫌弃破洞,懂事地把破的地方卷起来,然后穿了三四个冬天,直到嫌小不能穿。雪痕,烙在滑雪衫上,也烙在记忆深处。



第二场大雪,是双红色棉皮靴,猪皮面子,牛筋底,在当时的人民商场买的。那年,上初三,雪最厚的地方,已经没过小腿。没有穿雨靴,穿着我的红色棉皮靴,自感非常出众。不放假,极有情趣的老师,带我们去操场上分组堆了几个大雪人,犹记得我们去小店买水果糖作雪人眼睛,用食堂里的煤炭作雪人眼睛。从地上抓起一把,攥成一团,和同学互相掷过去,以对方的脸为目标,假如能掷入对方的脖子里,可就十足的快意了。我的靴子终于湿透,脚冻得麻木,失去了知觉,依然坐在教室里开开心心地写下作文《堆雪人》。等到放学,差不多就捂干了,继续跟同学挑最深的积雪踩,继续打雪仗。晚上回家,因为长时间浸泡,鞋底和鞋帮分离,我的很“潮”的红靴子,就这样“泡汤”了。失去一双靴子,挺遗憾。不过,也庆幸自己虽体弱,却没因为这次大雪、鞋湿而感冒。



第三场大雪,是位红衣同路人。刚工作,在农村的镇上中学上班。第二年春天,周末,暴雪袭来,赶着上城回家。坐上中巴车后,方知路上根本不能行车,如果要往城里,只能步行,十几里地的路程。没有长路步行的经历,而且还是大雪堆积的公路,我望而生畏,却极想回家,矛盾,纠结。“走,我们一起。”爽朗的声音伴着一双温暖的手,从背后伸过来。一位短发、阳光的女孩,和我差不多大,红色的羽绒服,雪天分外耀眼。好似注入万丈豪情,也像增添百倍勇气,我很爽快地和她手挽手一起下车,一起步行。路上,我们天南海北地扯着,各种八卦聊着。步行三个多小时,浑然不知,身上、心里暖和和的。走到骥江路上,我们依依不舍“分道”。忘了问彼此的姓名、住址,没想到留下联系方式,一段“冰雪奇缘”亮了雪天的故事。

今天一整天,飘着大雪,几乎没停过;傍晚,放学了,孩子们兴奋地打着雪仗、抓着雪,小手冻得红红肿肿的,可是其中的乐趣只有他们自己知道,惟愿快乐一直伴随他们左右。

明天,小寒,天寒地冻;孩子们,放假。

(专心阅读需要5分钟)

小编:爱立方